四维的王坚和三维的阿里互联网汽车

2016/07/06

四维的王坚和三维的阿里互联网汽车

任何一个和未来有点关系的工作者,都可能是一个哲学家。不管你是一个高深的天体物理研究者,还是一个穿着很low的高级码农。他们对未知的敬畏让现世有意思起来。

1

7月6日,阿里和上汽合作的互联网汽车正式发布。搭载YunOS智能操作系统的全球首款可量产互联网汽车(OS’Car)荣威RX5亮相。售价区间为9.98~18.68万元。

四维的王坚和三维的阿里互联网汽车

拥挤热烈的现场,阿里巴巴首席技术官王坚第一个走上舞台,他是这个项目阿里方的负责人。他要阐述一个观点:互联网汽车将开启一个万物互联网的时代。

“我想,当全世界都在跑的汽车同时被连到了互联网这个基础设施上的时候,是真正的表明了一个新时代的开始,就是万物互联网的开始。”

照例,他穿了一件衬衣,有点褶皱,露出里面套着的T恤圆领。这是他的习惯穿法,T恤配衬衣,资深码农标配服饰。

这是两年来,他所负责的阿里云事业部的又一个重头成果。

通俗理解,双方合作的这款互联网汽车:阿里开发了一个YunOS系统,理论上,这个系统可以装载在任何款型的汽车上,让汽车实现语音支配下的智能功能。譬如,自动开门,自动开空调,自动播放车主喜欢的音乐,自动智能导航等等。除了没有自动驾驶,阿里的这个YunOS系统几乎实现了当下各大公司热衷研究的互联网汽车所呈现的所有智能需求。

王坚的演讲水平不赖,是我认为在阿里的高管中仅次于马云,让人接受起来不僵硬的讲话方式。

在这件事情上,让王坚兴奋的有两点。

一个是,“当所有人都在谈论创新的未来的时候,有一家公司叫上汽,有一家公司叫阿里巴巴,就像两个完全不一样的物种,而且距离不知道多远的路程,可能要奔走几个光年才能握手的两个物种走在了一起。”

这意味着打破和重生,以及带着痛和兴奋的各种可能。

两年后,可能的情况落地了,“在汽车这个领域,可能有的人花了两年时间刚刚把PPT做完,我觉得我们了不起的地方在于,不但把车做完了,而且在下个月就能买到这辆车。”

另一个兴奋点是这件事本身,他认为,PC、手机和汽车都是同样伟大的互联网端口。“过去的五年,其实大家都只关注另一个互联网的成员,是什么?是手机。上汽跟阿里在这儿做这件事情,为互联网带来了一个新的成员,而这个成员的价值和意义大过今天的手机,大过大家都觉得已经有点过时的PC。”

他认为,移动互联网至今没有出来一家算得上伟大的公司,汽车或许会。这是他期待的。

在他脑子里,已经构建了一个大家伙。这个大家伙不用安装各色App,就能实现一个大Pad实现的各种智能功能。是一个可以对话的,有生命感的东西。这个大家伙充分生存的世界,是个很酷的世界。

这个世界的终极体验会是什么?

王坚解释,“互联网不但有PC和手机,而且多了一个到处在地上跑的新成员,那就是汽车,车不止跑在路上,还跑在另外一个高速公路上,它叫互联网。一切都是在线的,万物互联网。汽车和互联网之间不需要手机,当所有人在努力让手机更好服务汽车的时候,我们的目标是让人进了车就不再需要手机。它使得我们有机会重新想一想未来的互联网是什么样的。”2未来是什么?互联网汽车是什么?

两年后的昨天,在杭州云栖小镇,不懂技术的马云重新阐述了这个定义和目标,“过去的二三十年,人变成了机器,我们希望未来的二三十年能够把机器变成人,让机器加入智慧,让汽车变得更加智能。汽车一定会成为人最重要的合作伙伴。”

四维的王坚和三维的阿里互联网汽车

两年前,懂技术的王坚要去具体实现这个定义。

想不明白的时候,王坚就看一张图,这张据王坚说是哈佛拍下来的一张星云图:一团泛着绿色极光一般色彩,不规则、神秘、变幻莫测的云团。

“当你看到这张图的时候,这张图是在上千亿光年以前就生成的,等这张图在地球上能被看见的时候,那个星球在不在,其实我们是不知道的。”

我试图解读他这句话的结论:不知道什么样子是正常的,未知才是世界存在的本质。

阿里互联网汽车研发的两年里,王坚一定看了很多很多次这张星云图。

我问王坚,“两年前,刚开始设想这个事情的时候,你脑子里有什么?”

“你要相信,任何事情都是糊里糊涂开始的,我跟你说想清楚是假的。唯一能做的事是去承担风险,就是去做,没做出来之前,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样子。”

“有能确定的么?”

“唯一想的就是,这会是一场变革。变革是什么,我还是不知道。”

可能,涉及到技术、未来的话题,很多人包括我在内,都不能完全听懂王坚在说什么。

一场演讲,一场群访,几个小时接触下来,王坚回答任何一个问题的时候,都在试图向记者构建自己认为的那个有关未来的世界,它是四维的,甚至多维的,但是必须要用三维的表述尽量让它离得不那么远。

他讲话,习惯站起来,双手插着口袋,歪着头,羞涩地笑,漏出一排牙齿。

当他回答一个问题时,他要先自问自答很多问题,然后再回答你的问题。但是,在联通四维的未来和三维的对话时,他总觉得欠那么一些流畅。觉得你可能听不懂或者已经误读的时候,他会头盯着地板几秒钟,然后开始打比方。于是,自我过渡一下。

譬如,“关于价钱。怎么说呢?譬如,一个伙房里的大妈都愿意花钱买一个iPhone。你觉得是价钱的问题么?”

每打完一个比方,他就带一句,“我不知道我说清楚了没有。”语气降低,这不是在询问,而是告诉你希望你能理解进去一点。

他相信人眼看不见的那个世界,各种看上去硬梆梆的数据和一直在繁殖的数据密集地重新排列组合着,表现出来就是这个肉体世界不断的变化和一个个时代的不断开启。

我确信,真的并不是所有人都完全理解了王坚所期待和构建的那个世界里的语境。在昨天的群访结束时,一个记者凑上去,递上一本书,很认真地问,“王博士,你是学心理学的么?”3在阿里,或许最信任王坚的就是马云。一个同样想法很未来的人。

2007年开始,马云举办过几届“网侠大会”,马云对此相当重视,每次都出席。这一平台被视为阿里巴巴希望引进技术人才的重要入口,王坚就是从这个入口走进阿里巴巴的。

马云对他足够信任,在阿里巴巴宣布王坚正式加盟的新闻稿中有这样一段描述,“王坚博士将帮助阿里巴巴集团建立世界级的技术团队”。

王坚进来,负责阿里云,当时的阿里没有几个人真正懂云是什么。这种情况下,王坚的话,对于很多人而言一定也是天马行空,站在云端的。

而他又那么善于“绕逻辑”,听不懂很正常。

不过,马云足够信任他,马云曾对王坚说,“是个孩子就要生下来。也许刚出生很丑,漂亮是需要培养的。”

在马云眼里,一切充满未知和创新的东西都是具有诱惑力的,这完全符合王坚脑子里那个世界的语境:一切都是未知,只有未知是知道的因子。

关于王坚的过去,实际内容并不多。

资料显示,王坚,1962出生,毕业于浙大心理系,博士学位,曾发表过多篇学术论文,撰写了《人机交互和多通道用户界面》这本国内该领域的第一本专著。他还发明了数字墨水,后应用在了微软Tablet PC中。

王坚一定是一个高强度的工作狂。在过去,采访不止一位阿里人的时候,偶尔提到王坚,对方会带着“畏”感的语气对我说,“你知道的,王博士的工作节奏,那是出了名的。”

我猜测,是敬畏的“畏”,也是畏惧的“畏”。如今,王坚和他的阿里团队以及上汽共同合作推出的这款互联网汽车充满了“牛逼’的诠释:

“荣威RX5第一个实现‘车载系统软件和新功能的升级迭代’、‘高清地图精准导航’、‘行车和用车产生的互联网应用和服务’三大免费,除了上述基础服务和基本流量外,首年海量赠送流量,次年还有优惠政策,真正让用户‘买得起、用得爽’。这款全球首款可量产互联网汽车采用荣威全新一代‘律动’设计语言,动力技术领先同级2代,百公里加速比同级快2秒以上,百公里油耗比同级少2升,百公里刹车距离比同级短2米以上。”

四维的王坚和三维的阿里互联网汽车

不过,我相信,阿里在互联网汽车上的野心远不止合作一款汽车。这个问题在采访中王坚被问到多次,他笑起来,带着腼腆,回答,“很多可能,不知道。”

阿里和上汽合作的互联网汽车到底会有怎样的市场?到底会带来一个怎样的开始?就如王坚的答案,一切在没有结果的时候都不知道。

但是,已经确定的是,阿里和上汽合作的这款荣威RX5互联网汽车,是第一款下个月就可以买到的互联网汽车,不是PPT,也不是概念车,它完全不依赖手机,也没有任何App。

对王坚而言,他所期待的世界的一个变量,开始了。

群访结束时,我忘记上前临时问了他一个什么技术问题,只记得他的答案,“做什么事情,傲慢的心态是要放下的,任何傲慢都会阻碍你认识和创新。”这样的回答,让我想到了《三体》。三体3,《死神永生》里说,“无知和弱小不是生存的障碍,傲慢才是。”

(作者:商业人物 张友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