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序(简体版)

2017/09/14

2008年加入阿里巴巴,是我第一次那么近距离地接触互联网。我曾经读过很多有关互联网的书,但对互联网形成真正的认识还是在2008年加入阿里巴巴之后。我想因为有了阿里巴巴等有影响力的公司,我们有了空前的实践经验。互联网会进化成什么样,中国应该有自己的独立思考。

2013年11月,在飞往台北的飞机上,我顺手翻阅了11月25日的那期《时代周刊》(Time),里面有杰克里·克鲁杰(Jeffrey Kluger)的一篇文章——《发明的火花》(The Spark of Invention)。文章的内容谈不上有多精彩,但里边有两个观点还是很有意思的,一是提到历史上三个最重要的发明是轮子、电和互联网:电和轮子本身都没什么用处,但没有电就不会有电视机、电冰箱、电脑等,轮子如果不是成为自行车、汽车、火车甚至飞机的一部分也没有单独存在的价值,互联网也是一样;二是调查发现全球84%的人认为今天是发明的最好时代。曾经有传言称1899年美国专利局的局长查尔斯·H.迪尔(Charles H. Duell)曾说,“能被发明的东西都已经被发明了”,并写信给当时的美国总统要求关闭专利局。这个传言从来没有被证实过,但是否从侧面反映了当时大众的心态?相比之下,今天的大众是自信还是盲目?如果我们认同有了电才有所有带电的发明,有了轮子才有后来所有带轮子的发明,我们更应该相信刚刚到来的在线时代会为我们带来更多的发明。

根据《周礼·冬官考工记》的描述:“车人为车,柯长三尺,博三寸,厚一寸有半,五分其长,以其一为之首。毂长半柯,其围一柯有半。辐长一柯有半,其博三寸,厚三之一。”从文中对轮子的要求,我们可以看出轮子对车的意义,它是车辆适应不同路况的重要基础。无独有偶,1975年在贵州省兴义市万屯镇出土的东汉铜制轺(双辕单马的小马车),也是轮大而车毂小,比较适合当时云贵之间的5尺道路。读到这些故事,我觉得“不要重新发明轮子”这句话是否可以重新理解为:轮子为这个世界创造了更多发明的机会。同样,我们今天也不需要重新发明互联网,热闹的物联网、车联网等还是互联网的一部分,这也是为什么我慢慢明白了移动互联网还是互联网。我曾经和人开玩笑说,谷歌能搜索的所谓互联网,只不过是新闻和出版物网站。在线世界比谷歌呈现给我们的要大得多。

同样,你周围的人也会让你生活的世界变得更大。特别要提到的是,我的很多想法和观点,得益于与不同人的谈话和讨论。很幸运能碰上这些亦师亦友的好人。也要特别感谢潘越飞、李静怡、刘江、刘湘明、张宇婷、李佳师、郭雪梅、周国辉、徐俊、李倩、吴以四、吴磊、陈志刚等许多和我交谈过的朋友,他们的创造力和对互联网的憧憬让我的一些普通想法有了不同的视角,也感谢他们让我在本书中使用他们采访我的内容。

美国著名建筑学家路易斯·康(Louis Kahn,1901—1974)说过一句话:“这个世界永远不会需要贝多芬第五交响曲,直到贝多芬创作了它。现在我们离开它无法生活。”进入在线时代,我们面临更多的未知,如果只有一件事是已知的话,那就是我们会创造出更多的、人们离开了它就无法生活的东西。

我们很幸运,生活在一个创造决定未来的时代。但创造能否决定未来取决于我们的信念和坚持,坚持相信的,相信坚持的。

 

王坚

2016年4月于云栖小镇